首页 > 了解瓦努阿图 > 文化
我们的土地,我们的文明
Ekasup 民俗村侧记
2012/06/30
 

                                                          ( 驻瓦努阿图使馆办公室 张鹏 供稿)                                             

  在被西方殖民者发现之前,瓦努阿图人一直沿袭着三千年来形成的美拉尼西亚传统习俗。西方人的到来将近现代文明的种子撒播在这片土地,对美拉尼西亚本土文化生态造成冲击,但时至今日,瓦许多地方还保留着传统的美拉尼西亚式的生活方式。首都所在的埃法特岛大大小小的民俗村是了解这些习俗的窗口。我们有幸造访Ekasup民俗村,听酋长亲自为我们讲解瓦传统习俗。  

  一、进入部落  

  瓦古代社会的基本单位是氏族,几个具有血缘关系的氏族又形成部落。传统的瓦部落戒备森严,里外都设有明岗和暗哨。平时,部落门口会插有象征禁忌的“纳米丽,外人未经许可擅自越过纳米丽叶,会被处死。有陌生访客来临时,村头有人吹响海螺壳通风报信,整个部落如临大敌,酋长率领部落里的战士长枪短斧、全副武装地来到门口,经盘问确定来者并无恶意后,方才将纳米丽叶拔掉,欢迎客人进入部落。       

     

                 

                              警卫鸣海螺示警                                                                                         酋长率大队人马来到

  二、食物储藏  

  与中国以五谷杂粮为主食的农耕文化不同,崇尚渔猎文化的瓦努阿图无种植农作物的传统,主食是木薯和香蕉。将硕大的香蕉去皮,在表面粗糙的椰壳碗上反复研磨,香蕉即变成粘稠的糊状,用芭蕉叶将香蕉糊包起,盛于棕榈叶编织的篮中,挂在树枝上晾晒。时间一长,香蕉糊里的水分顺着蕉叶流出,自然风干成固态的香蕉干。待香蕉风干后,挖半米深(直径根据储藏量决定)的土坑,底部和四周以野姜花的树叶铺垫,将包裹着的香蕉干取下,置于坑内,上压大石覆盖,再以土填埋。酋长介绍说,用这种方式储藏的食物,可保质长达一年时间,如能及时更换野姜花树叶,甚至可保存长达两到三年。  

  每年雨季一到二月份,瓦都要面对飓风的威胁。飓风来临时,中心最大风速可达数百公里每小时,破坏力极强。飓风过后,瓦境内房顶掀翻、枝残叶落,可食物品锐减,使瓦人深受其害。在与自然斗争的历史实践中,智慧的瓦人民研究出了类似上述储藏食物的良方,使他们能在飓风季节前储存大量食物,避免了因自然灾害造成的饥荒。  

  至于这种储存的香蕉干的吃法,更体现了瓦人“靠海吃海”的智慧。需要动用储备食品的时候,勤劳的主妇们就从土坑中取出香蕉干,先放在海水中浸泡,再加入椰汁中浸润,等海水和椰油渗入差不多之后,再取出放在火上烤。温度上升,海水蒸发,海盐和椰汁的精华却浸入蕉干,相当美味。

 

                

                                食品储藏坑                                                                                             酋长讲解食物储存方法       

         三、捕猎  

  瓦为岛国,具有丰富的海洋生物资源。每逢红白喜事,全村数百号人齐集主家。主家举行传统的杀猪仪式,大宴宾客一周。这样盛大活动,当然需要大量的肉类。因而,在此之前,村里会进行规模较大的捕猎活动。  

  陆地捕猎的主要对象是野猪和野鸡。对于野猪,一般是在其必经之路上设下活扣绳套,选择强韧的野棉树枝弯下并固定在绳套上,周围撒上散碎椰肉作诱饵,野猪经过时绊到绳套,树枝弹起,巨大的弹力随即将野猪吊在半空。如果是吊住腿还能留一条活命,若是吊住脖颈,当场就会颈断身亡。在古代美拉尼西亚部落战争中,这种方法也被用来对付敌人。至于捕野鸡的方法,则和鲁迅在《少年闰土》中的描写的方法异曲同工。但相比之下,瓦人的诱捕器械更加精密,有捕鸡专用的笼子,由坚韧厚重的木槿树枝编成,形似金字塔,最多能装三只野鸡。用来支撑笼子的木棒事先作了折断处理。瓦人将椰肉放在笼内做诱饵,待野鸡进入,踩绳而引发木棒折断,即将野鸡罩于笼内。  

  瓦人捕捞鱼虾的方法较特殊,不用网捞,不用钩钓,更不用电击雷炸。在瓦繁密茂盛的丛林地带,一些植物的汁液能产生麻醉效果,将它们的枝叶用石块击打成柔韧的丝状,系在长棍上,就做成宛如扫帚的工具。数人在水里围成一圈,手持这种工具一起不停在水中搅动,汁液渗入圈中水域,鱼接触后纷纷麻倒,肚皮上翻浮出水面,瓦人遂大获丰收。还有一种捕鱼的方法是以当地蛛网为原料。这种蛛网粘性大、韧性强,将其套在长杆杆头,插入水中,阳光照射蛛网,在水中反射出炫目的光亮,鱼的趋光性吸引其纷纷撞到网上,嘴被紧紧黏住,动弹不得。至于捕龙虾,是以棕榈叶编成圆柱形的笼子,周遭编出菱形小孔,笼顶留一稍大的、可供龙虾进去的入口,笼底以木棍固定。捕猎时,将乌贼或其他鱼虾的尸体放入笼中,以大石压底部木棍两端沉入水中,龙虾见到食物,发现顶部入口,急忙进入,饱餐一顿之后,才发现进去容易出来难,只能在里面四处碰壁,最终成为餐桌美食。

                             

                                 捕龙虾的笼子                                                                                        捕野鸡的笼子

  四、土药  

  中国的“中药”举世闻名。在瓦努阿图,当地人也十分擅长就地取材,得心应手。酋长首先向我们介绍的是一种名为“Kauis”的紫色树叶。这是一种妇科用药。孕妇怀孕期间,常感觉身体疲倦乏力,为了给她们补充体力,我们的做法通常是购买大量补品。在瓦部落里,“Kauis就是孕妇最好的补品。将Kauis揉搓出的汁液与少量淡水混合,盛入小杯,每日早上喝一次,一直坚持喝到大约怀孕九个月左右。据称,这种树叶富含叶酸、锌和铁等对孕妇十分有用的营养素,能使其精力得到有效恢复。这种树叶还有其他功能:一是缓解头痛。将揉出的原汁置于掌心,用鼻子吸一下,汁液的味道直冲眉心,头痛症状能得到减轻。二是用来纹身。在瓦努阿图,每个部落都有自己的图腾,部落成员会在身上纹上本部落的图腾,以标示自己的归属。将Kauis的汁液与木炭混合,再将猪骨制成的骨针放入其中浸泡,用这种骨针即能在身上刺出永不褪色的蓝色纹身。在部落中还有一些具有止血作用的树叶,婴儿出生时,瓦人一般用锋利的竹片将婴儿的脐带割断,再用这些树叶的汁水上敷,能起到较好的止血效果。  

  五、婚娶  

  与我国封建社会一样,古代瓦社会以及现代瓦一些偏远岛屿,包办婚姻仍占主导地位。部落里的男子到了适婚年龄,父母就开始为其物色妻子的人选,“白富美”当然是每一个父母的理想人选,但“富”是最重要的,比如如果能娶到酋长的女儿,就能分享酋长的土地。娶妻如此,嫁人也不例外,当然希望嫁个富贵人家,吃穿不愁,娘家也能多拿些彩礼。不过,在瓦部落里衡量贫富的标准,不是房子和车子,也不是票子,而是所养獠牙猪的数量。  

  几千年来,猪在瓦的传统习俗中一直是财富的象征。有些公猪能长出很长的獠牙,这种獠牙尤为珍贵,以至于都印在了瓦国旗上。这种獠牙公猪,两只大牙从嘴唇两边长出口外,有的会呈螺旋形向后卷曲,最长的可盘旋数圈之多。能长出獠牙的公猪,年龄一般都在1015岁以上,它们生前都得到最好的待遇,被宰杀前,酋长将召集部落里有威望的老人,一起品评其獠牙,确定其价值。拥有猪,尤其是獠牙猪越多,就代表着越富有。在部落里,贫富差距是公开和公示的,可通过人们头顶上插的野鸡毛来判断,头戴野鸡毛,表示家中有猪,鸡毛毛色代表猪的肤色,鸡毛长度代表猪牙长度。每逢大型庆典活动,部落里的青年男子都十分注意插好自己的野鸡毛,以期能获得美貌女子及其家长的青睐。  

  如果男方看中哪家的女子,就会上门提亲,并与女方父母商量彩礼多少,实际上就是多少头獠牙猪,No Pig, No Woman。所谓“物以稀为贵”,也体现在彩礼的数量上。如女方是家中独女,需要的猪就较多,如女方家中有很多女儿,需要的猪就较少。  

  双方谈妥之后,接着就是订婚。现在生活在城市里的瓦人,多通过送戒指的形式履行订婚手续。但在瓦古代部落以及现代瓦的一些偏远岛屿,仍坚持着传统的订婚仪式。在南方一些岛屿,通过给接受订婚的女子纹上本部落的图腾向外界昭示:该女已是我们部落的准媳妇,他人不得染指。在瓦北部一些岛屿,订婚仪式则显得血腥和野蛮,仪式在酋长屋隆重举行,男方在仪式中用石块敲掉女子两颗上门牙,代表订婚完成。在北部一些岛屿,如果有女子冲你笑,门牙部位露出两个黑洞,你就知道该女已“名花有主”了。

                              

                  猪牙近照(两边紫色的树叶为Kauis叶)                                                            酋长讲解瓦婚娶风俗

  六、食人族  

  古代拉丁美洲和加勒比海一带的食人族恶名远扬,美拉尼西亚食人族却颇为神秘。实际上,在18世纪很多航海故事中对其都有记载。他们将俘虏全部吃掉,连骨头都要拿来磨成针以缝制帆布,真正是“吃人不吐骨头”。酋长跟我们说,瓦食人族产生的根源是人口过度增长导致食物匮乏。如今,瓦全境仅有约25万人口,但在18世纪时,其人口一度达到100万。各部落为争夺有限的土地和食物,开始无休止的相互攻击。他们先是吃掉俘虏,最后发展到吃自己人。由于常年的战争和食人的历史,瓦人口在短时间内锐减,欧洲殖民者到来后,许多传染性疾病随之而入,导致对此无任何抵抗力的土著人大量死亡,最后形成了现在较为稳定的人口规模。随着人口的锐减,生存空间和食物供应变得相对充足,再加上农作物的推广和种植,以及西方文明的影响,食人族在瓦逐渐成为历史。据记载,1969年,在瓦西北部的马勒库拉岛发生了最后一例食人事件,此后,瓦人吃人的历史终于划上句号。

                                          

                  手持弓箭的美拉尼西亚战士

  七、丧葬  

  瓦传统上主要有两种丧葬方式:海葬和土葬。在沿海地区比较流行海葬,部落里有人去世时,瓦人将在海边举行仪式,将死者遗体投入海中;在远离海边的中部地区,流行土葬,埋葬的方式十分特别,是将死者头上脚下竖立着埋在事先挖好的地洞中,将头部露在外面。酋长解释说,这一方面是因瓦土地奇缺,如此埋葬可以节省土地,另一方面是基于人口统计的需要,便于清点死亡人数。在部落战争时期,为表彰一些英勇阵亡的勇士,不仅采用竖埋的方式,还将其头骨取走,作一个特制的雕像来代替头骨,以供后代纪念和瞻仰。西方传教士进入后,瓦逐渐改变了这种土葬方式,逝者终于可以平躺安息了。如今,经过瓦的一些集体墓葬群,会看到一片片白色的十字架,显示着基督教的传入对其丧葬方式的影响。  

      后记  

       瓦努阿图被西方殖民者发现后,因其形状和面积与英国苏格兰西部赫布里底(Hebrides)群岛相似,遂被命名为“新赫布里底”(New Hebrides)。西方殖民者的到来,打破了新赫布里底的神秘和宁静,也使美拉尼西亚传统习俗几乎遭受灭顶之灾,但瓦努阿图人血液里传承的美拉尼西亚文明基因却使其有强烈的回归本民族传统的渴望。回归传统的前提是打破殖民者的统治,经过几代革命先驱艰苦卓绝的斗争,1980730日,瓦努阿图终于脱离英法共管,实现民族独立。其采用的国名“Vanuatu”,在比斯拉马语中的意思是“我们的土地”。诚然,土地是文明的载体,有了“我们的土地”,才有资格谈“我们的文明”。百年殖民屈辱史,让瓦努阿图人对自身的国家主权和民族尊严十分敏感,也使其对自己独特的美拉尼西亚民族文化尤为珍视。正因如此,“回归传统习俗”,一直被瓦努阿图作为立国基石,从国父沃尔特·利尼起,一代代瓦努阿图政治家和普通百姓始终牢记这一点并为之不懈努力。当然,传统习俗毕竟是一个特定时代的产物,既有其独到之处,也有着一些已不再适应时代要求的糟粕。现代文明的潮流浩浩荡荡、不可逆阻,完全回归传统,既不现实,也不利于瓦自身的发展。如何在传统习俗和现代文明之间寻求动态的平衡,使其相互补益、和谐交融,最终形成有自身特色的民族文化和软实力,恐怕才是瓦努阿图人最迫切需要去思考的问题。
推荐给朋友:   
全文打印       打印文字稿